2016IDEASShow:有物报告创办人周钦华-媒体即服务

2016IDEASShow:有物报告创办人周钦华-媒体即服务

有物报告创办人周钦华今天 IDEAS Show 分享有关媒体产业观察,借用 SaaS等的概念,提出「媒体即服务」的新观点。周钦华在演讲的一开始,即点出很多人都对现在台湾的媒体环境不满意,但大家却从来没有建立起为内容付费的观念。

网路出现之前,媒体垄断

周钦华提到,以前的习惯是看报纸,一份报纸送到家里来却只要十块钱,为什幺可以做到这幺便宜?因为规模经济可以降低平均成本,但是这也让媒体会大者恆大,小媒体无法在规模上降低成本,竞争不过大媒体,于是渐渐消失。所以在过去,由大媒体垄断市场是一个自然发生的现象。在网路出现以前,媒体的营利模式通常是从广告商上得到收入,再提供内容提供给读者。广告商只需要跟几个大媒体打交道,读者也只需要看几个大媒体,单纯而轻鬆。

网路出现之后,百家争鸣

但网际网路出现打破了这个闭锁循环,原本昂贵的通路费用不再是问题,使得大量媒体加入竞逐,而网路也改变了大家观看新闻的方式,促使媒体生态圈改变,原先的媒体巨擘无法继续维持下去。过去一份报纸看完不满足,可以看两三份,困扰是没有足够的内容可以看。现在是可以看的内容越来越多,多到根本看不完,困扰是不知道怎幺筛选内容来看。虽然媒体环境发生剧变,但广告主与读者的需求仍在,因此周钦华认为现今的媒体渐渐向两边靠拢,分裂为两种不同类型的媒体,分别服务广告主、或是服务读者。

社群媒体:为广告主服务的大型媒体

像是 Google、Facebook 和微信这些社群平台,基本上就是服务广告主的媒体,周钦华表示虽然有媒体人认为这些科技公司不能称作媒体,但大量的使用者其实已经让社群平台成为跨国性的媒体了。社群媒体提供一个操作简单、使用者众多的平台,让广告商下广告,并且可以客製化投放广告给相对应的受众,这是过去的传统媒体做不到的。在电视上,很难精準的瞄準 20-30 岁的女性打广告,但是这些社群平台可以,而且往往更便宜,而如果网路媒体没有办法在精準广告做得比社群平台好,其实对广告主来说就是没有价值的,即使他们才是生产内容的人。就 ROI来说,社群媒体对广告主来说已经不能忽视了。

周钦华指出,在跨国社群媒体的夹杀之下,许多传统媒体、特色社群即便也努力转型成网路新媒体、垂直媒体公司,想依赖广告生存,但终究没办法形成像以往媒体的规模。

订阅媒体:为读者服务的利基型媒体

在网路时代,依靠广告生存的媒体可说是走得步步艰辛,有物报告选择的是在台湾媒体界比较少走的路,让读者付费订阅。订阅又可以分成两种运行方式,提高回报和降低交易时间。提高回报是提供订阅者优质、与免费新闻差异化的内容,有物报告、李翔商业内参就是属于此类,这类媒体存在的价值是让读者找回时间的自主权,因为时间才是资讯爆炸的时代最昂贵的成本。降低交易时间,则是提供方便的服务,让订阅者省时又省力,包括 Spotify、Netflix 等等都可以降低使用者的交易时间。只要能让读者在你的内容上花 10 分钟所获得的价值远高于其他网路上的免费内容,或是你能提供大量结构化的内容节省使用者的时间,都是能向使用者收费的订阅媒体。

有物报告想做什幺?

网际网路发展不过 10 年,但社会大众却已经认为有资讯过剩的状况。但是这才只是开始,在未来显然网路上的资讯量还会继续指数型成长,而对读者来说,资讯爆炸所造成的困扰也将日益加剧。因此,有物报告就以替大家节省大家的时间,整理大量的资讯,以那些「想替公司找下一个商业机会」的读者角度出发,提供订阅者优质的商业策略。有物报告从 2015 年 3 月份改成订阅制,同年 10 月就已经达到开始获利,目前付费客户接近 1,000 位,商业客户有 10 家企业,而且有物报告的订户月留存率也达到 92%。

媒体即服务

周钦华认为读者付费有三个优点。第一是降低交易成本,因为有物报告一开始就有定价收费,能够让消费者很快了解他们想做什幺。第二为快速沟通需求,只要订阅人数一下降,有物报告就会立刻对内容做出调整,和服务广告主的媒体公司有很大的不同。第三个是『媒体即服务』,周钦华认为媒体的定义是根据需求而衍伸出来的,他以扶轮社做举例,扶轮社是缴费后就会提供一定的资讯、服务、活动。周钦华运用 AWS 云端服务的概念来解释现在的有物报告的营运模式:「针对有共同需求的读者,整合技术与工具,发挥创意与知识,提供服务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